双修少妇惠珍(02-03)

第二节 | 惠珍

惠珍今年三十一岁,出生在一个贫穷的渔村裡。父亲是个目不识丁,三代都在村裡养殖珍珠的珠农。母亲却知书识礼,但家裡的人对母亲的出身却三缄其口。可幸的是,因为母亲略懂诗书,为惠珍起了个比较优雅的名字,不然就跟村裡的女生一样,叫作来弟、带娣、阿红、阿花之类。

又因为母亲的坚持,让惠珍断断续续念到初中毕业,但那时惠珍已经满十六岁了。


那年春节,经同乡介绍,惠珍到了镇裡的工厂工作。

之后,惠珍告诉家裡,说她认识了工厂裡的货车司机阿广。阿广比惠珍大十岁,虽然貌丑,但为人谦厚踏实,向惠珍的父母承诺为好好照顾惠珍。那年惠珍二十岁。

同年,惠珍生下儿子,惠珍的母亲替孙儿改名树德,寄望孙儿成大后可以树大根深,以仁德札根于世。阿广是开长途货车的,自然心领神会岳母的厚望。他比以往更努力工作,让惠珍不用外出工作,专心在家带孩子,希望孩子将来学有所成,不用像父亲那样东奔西跑。

两口子跌跌撞撞,就这样过了十年。

惠珍三十岁的那一天,她收到医院传来的电话,说阿广遇上严重车祸。左右两边大腿、小腿多处複合性骨折,当时最坏的打算是截肢。最后,勉强保住了双脚,但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能工作。

面对一大笔医疗费用,加上赔偿对方修车的钱,家裡的积蓄几近用光,环境捉襟见肘。复健中的阿广就算有多不愿意,也只能让惠珍去出工作。

这个是候镇裡的市况已经大有不同,工厂多数搬到郊区,镇裡招聘的都是商场、饭店、餐馆等的服务员。一直反对妻子抛头露面的阿广更是千万个不愿。所以一时间,惠珍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工作。

就在这个时候,社区裡一个风评不是特别好的娟姐就提议惠珍到一家颇为高级的餐馆打工。娟姐说餐馆的老闆是她老朋友,可以让惠珍只在白天的时段工作。

上班的第一天,餐馆的经理给惠珍发配了一套中式制服。惠珍勉强穿上,发现全身上下都勒得紧紧的。

「不好意思,经理,可能我有点胖,有没有大一号的给我试试?」惠珍尴尬地问。

「你以为你是在试身室买衣服?大一号?」经理先是一脸不悦地哮叫,但当看到惠珍丰满的身材,双眼马上发出色光。

惠珍体态的确稍为丰盈,但那圆鼓鼓的双峰,让那腰肢显得恰到好处。白嫩细长的手臂轻轻挂在丰臀上,挡在裙边开得有点高的脚叉上。婀娜的曲线由腰肢,划到臀上,再由雪白的大腿延伸到小腿边上。

经理一路往下看到惠珍的光着脚的指尖,早已变得和颜悦色:「嗯,这样…很好…啊!我去看看有没有大的。」

经理的目光再也离不开惠珍的丰乳了。

### ### ###

只在餐馆裡工作一个多月,惠珍的身材美貌已经是公认的事了。那时已经有四五个熟客都指定要惠珍服务,小费也给得大方。要不是惠珍只上早午两班,每天安安份份正点下班,大概早就传出一些难听的耳语。

但閒赋在家的阿广并不是这样想。

有一天,惠珍回到家裡,发现大门虚掩,便马上冲进屋裡。她看见满地杂物,轮椅下的地板湿了一片,又隐隐传来屎臭味,一想便知阿广又因为来不及上厕所而大发脾气了。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娟姐大刺刺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不屑地看着满面泪痕的阿广。

「就惠珍一个受得了你,你真难为了她呢!」娟姐彷彿意犹未尽,但又像想起什么,转头对惠珍说:「我们走,我刚才把树德置在刘大婶那边,现在接他回来。」

接回树德的路上,惠珍只是低着头,默默唸着:「娟姐不好意思,娟姐麻烦你了。」

惠珍一直在外人面前保住阿广的面子,隐瞒许多阿广养病的状况,但看来娟姐已经明白个大概。

最后,惠珍还是对娟姐说:「娟姐,这一次让你看笑话了。你千万不要对人说我们家的阿广……」

娟姐是个明白人,阻止惠珍再说下去,「惠珍,我能叫你珍妹吗?」

惠珍点点头。

「珍妹,不要怪姐姐多事。其实很多时候,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听到过你老公的咆哮声、骂声,所以我今天才过去看一眼。」娟姐一边说一边看着惠珍忽晴忽暗的表情。

「珍妹,我真的当你是我妹妹才对你说哦!」娟姐压低声线,「我有办法帮你老公,和你。主要是帮你。」

「我懂一点点术数,你跟你老公有点不对劲。」娟姐把嘴伸到惠珍的耳边说:「你们好像不应该走在一起的…」

惠珍先是娇躯一震,然后脸色一沉。她不自觉地紧紧握住树德的小手,直到树德喊痛才鬆开手。

「珍妹,我可以介绍我师父给你认识,他一定有方法帮你。」娟姐坚定地说。



第三节 | 惠珍的邪花劫

惠珍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个社区裡竟然有一个私办的道堂。

那天,正好是弟子们潜修学经的日子,诵经的声音在客厅裡回荡,四周的空间弥漫着壮严神圣的感觉。

娟姐引领惠珍到洗手间淨身更衣。 娟姐话不说脱去身所有衣服,完全着身子,惠珍的目时间不知该放在哪裡。

娟姐只是稍微笑,便径自拿起巾为自己洁身,然后穿挂在门口那道纯道袍。

惠珍见娟姐爽快淨身更衣,她也就只好皮脱去外衣长裙,但当只剩裤的时候,她又尴尬起来。

娟姐见状,便和惠珍换个位置,让惠珍正面对着镜子,她就绕到惠珍身后,替惠珍解开围。圆鼓鼓的跃而,暗红颗稍稍偏,不难看是曾经喂哺,充满的痕迹。

惠珍意识用手挡在前,而娟姐则蹲来,拉她的裤。牆那道有点偏的镜子反映惠珍成满的盆。如雪样洁的身躯丛黑得亮的耻,以个完的倒角形遮掩着耻部。惠珍羞涩左手挡在前,而右手则紧紧抱着双峰,在镜前展现的体态。

娟姐拿起另巾,仔细为惠珍刷身。

「珍,把手拿开点。」娟姐说,然后绕过惠珍的腋,从后伸手慢慢轻抹惠珍的直在惠珍身后的娟姐,双手有如睛般,路环绕周,但偏偏碰不到两颗。而让惠珍苦恼的是,两颗时宜慢慢挺立起来。

而在这恼的时候,巾才轻拂在挺立的,让的细纹也跟着耸立起来。

正当惠珍想替自己洁身的时候,娟姐的手已经停来,转身拿起道袍让惠珍穿

### ### ###

祭司为惠珍口起了个机命盘,为了惠珍的隐祭司着娟姐离开间。

娟,你吧。贫道想与女施聊聊。」祭司的面相非常壮严,胖乎乎的观却有如佛相,让敬畏。

「施,恕贫道直言,你冤孽之重,有若重犯。」

惠珍听,娇躯先是震,然后把垂得无可再低。

「施,命盘显示,你岁之前有邪劫。但冥冥自有意,让你不自觉跨过劫。」

惠珍的肩膊不住震颤。

「应该有两条小命,还有你丈现,加子,他们起接过你的邪劫。」祭司平和惠珍直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

当年初初到镇裡打工的惠珍,因为她的纯真貌,让她被捧为工业区。初入关的惠珍邻厂的小伙子,两打得火热之际,惠珍现自己怀男友的孩子。那个小伙子哪裡是可托终身的星期后,小伙子便连跑带滚逃到另个省去。那年,惠珍才岁。

打掉孩子的惠珍从气质有了变化,在纯真的睛裡,隐隐带点勾的媚态。芳龄的惠珍开始走歪路。每逢周末,惠珍都放弃可观的加班费,到镇裡耍乐,身边的男友如走换转。

直到再次怀孕,惠珍的身体再受不住了,打掉肚个星期,惠珍根本不了床。那时,直暗慕着惠珍的阿广,不理厂工友们的点点,力照顾起卧病在床的惠珍。

想到这裡,惠珍已经泪满面,「师,是不是因为我的错……呜呜……害了阿广?呜呜,怎么?是不是那两个孩子来讨我的命,错手要了阿广的脚?还有树德,他会有危险吗?」

惠珍越说越,泪也不住滴在前的两点隐然透

祭司话锋转,「娟是我教的圣姑,她早对我说愿意奉献得来不易的功德石,为你借,解燃眉之急。」

「娟姐?」哭成泪的惠珍只听见「娟」、「借」、「解燃眉之急」,便不顾仪态跪倒叩谢祭司,前的球蹦了来。

祭司壮严的佛相裡却看不到半世俗的,只是扶起惠珍,轻轻替她拉道袍,用低沉柔的声音说:「先治好你丈,往后的,以后再说。」

### ### ###

当时,惠珍还没了解祭司的神通力。只知经过每的仪式。祭司託收集种勐的骨,加娟姐的功德石,后由神坛金鼎裡求得宝,而惠珍则每晚让阿广喝

个月后,阿广奇蹟似的站了起来。

再过个月,阿广已经不需要柺杖就能健步疾走。

那时宝已经吃完了,而阿广则留难以根治的风痛症。但对惠珍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是赐的恩惠。

至此以后,惠珍非常虔诚班后到道堂参拜经。

直到某祭司把惠珍召到间裡。

进入祭司的间前,定要淨身更衣。惠珍在洗手间淨过身,在镜前仔细检查好自己,便恭敬祭司的门。

「惠珍,你丈现在的工作还好吗?双脚还负担得来?」祭司的声音总是如此柔,加的佛相,让愿意将切托付给他。

「阿广他很好,祭司有心了,甚至还替他找到这份工作。要不是祭司你路阻止,其实我俩口子早应该门叩谢祭司的德。」说着,惠珍又想跪来向祭司叩,但祭司止住了她。

「惠珍啊,他的老闆本来就是你的客,只是正好他也是金子而已。这就是缘份。」祭司似笑非笑看着惠珍。

「惠珍,你记不记得当初是圣姑娟为你献她的功德石,让你求得宝?」祭司不等惠珍回答,便接着说:「你记不记得你命裡为你接劫的?」

「惠珍记得。」惠珍感到祭司将要说些非常重要的事。

「你的孽很深啊。」祭司双,「你准备好用你将来的去洗淨你的罪吗?」

「惠珍愿意。」惠珍打从心裡愿意为过往的错而赎罪。

「为师打算让你修练《金普道双修功》,边除去你身的孽障,边让你结善功,修成功德石。」祭司收起双,变回原来慈悲的脸。

「双修功的本意就是用原始的阳气气结,让极调和,达至双修双之境。」

惠珍时间没听明

「我教祖师从金得到引,习得将至之气导,再辅以圣油金丹,加修者虔诚诵经修后炼得功德石。炼得的功德石越越多,也就表你赎了多少的罪。」祭司续道:「这道双修功不是每个子也需要,更非都能习得。你跟圣姑娟有着相同的邪体质,易招邪之气。只有长期修练《金普道双修功》,始可导正妳们邪的体质,进而修功立德。」

到那时为止,惠珍分拜服祭司的神通力,也对道堂相当虔诚。但听到「双修」字,也难免起了怀疑。

「圣姑娟的事,你都知道?」祭司话锋转。

和娟姐混以后,她们经常促膝详谈。娟姐有着非常不堪的过去,后遇位已届休年龄的恩客,本来打算在这小社区起渡过馀。哪知就在结婚的,老突然风,初如同植物样。后来,刚好遇祭司,他用无边神通力唤起娟姐的老。自此,娟姐路跟着祭司修

但惠珍没想到娟姐曾经「双修」。

「圣姑娟到今也在练《金普道双修功》,你看她早已褪去身俗气,隐隐透修道者有的紫祥之气,而且他丈现在虎,你就知为师所言非虚。」祭司说着说着竟轻叹了口气,「本来,圣姑娟的功德石是留来应付她丈关口,但她也无给了你,她真的当你是喇。」

惠珍没想过娟姐竟然为了自己献宝贵的功德石,然后又想起丈双脚,子树德,还有年少无知时打掉的两块。她终于定决心,「祭司,请你授我《金普道双修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夜间
日间
设置
5
正序
倒序
双修少妇惠珍(01)
双修少妇惠珍(02-03)
双修少妇惠珍(04-05)
双修少妇惠珍(06)完
双修少妇惠珍 重铸版(始劫篇)
需支付:0 金币
开通VIP小说免费看
金币购买
您的金币 0

分享给朋友

双修少妇惠珍
双修少妇惠珍
获月票 0
  • x 1
  • x 2
  • x 3
  • x 4
  • x 5
  • x 6
  • 爱心猫粮
    1金币
  • 南瓜喵
    10金币
  • 喵喵玩具
    50金币
  • 喵喵毛线
    88金币
  • 喵喵项圈
    100金币
  • 喵喵手纸
    200金币
  • 喵喵跑车
    520金币
  • 喵喵别墅
    1314金币